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外婆的“碎嘴”

作者:雷子怡 时间:2019-07-02 浏览次数: 【字体:

关于我成长的一切,外婆都显得过于积极,不知是心疼女儿,还是心疼外孙没人管。自我出生开始,外婆就把我带在身边,初始那一年只有我一人,后来舅妈有了弟弟,我和弟弟就成了外婆家的长住客。

自小我便过于调皮捣蛋,完美继承了母亲的“野”性子,外婆自然知道怎么收拾我。弟弟的成长很安静,安静到外婆只围着我转,所有的大道理只讲给我听,而我的耳朵就成了外婆忠实的粉丝,有事儿没事儿就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听外婆叨叨。

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大时代背景下,外婆对我的爱又显得过于特别,过于珍贵。

外婆带着我的时间比弟弟还要多,比如说清晨的集市,午睡的木藤椅,傍晚各路婆婆的八卦聚集地,只要有外婆她身旁必定有我,有好吃的,好玩的我自然是第一个尝鲜。这样的好日子只到我9岁,父母说在新城市有了家,学校也联系好了,要把我带到他们身边,我哭了好久,也生了一场大病。外婆是一个没接受过什么教育的农村妇女,看着病恹恹的我只能病急乱投医去街头那家江湖郎中的药馆,半天也没出什么结果来,反倒给我弄了一堆药,弄得我上吐下泻的,更厉害了。那时我整夜整夜的不睡,闹腾着外婆。硬是拖了一周,外婆才收拾着东西把我送到了县城的医院,输了两天西药,病刚好。病刚好,我就要离开外婆,去和父母过“独立”的生活了。

外婆的念叨的功力在我离开她后并没有减弱,上世纪70年代的职工宿舍房的每一家都能听到外婆的叨叨外公懒的声音,那种不用大喇叭的热闹,我刚走进院子大门就能听到。外婆为了她的忠实粉丝,开始学着用手机打电话,背号码,还特别傲气地要求我爸妈给我配一个“小灵通”电话,她的目的是能够随时能找到我。外婆的“碎嘴”还在持续发功,每天下午放学少了学校门口的外婆,却还能定时定点接到她督促我回家的电话。

时间给生活拍摄了一部漫长的纪录片,外婆在这部纪录片里只担任了前20集的重要角色。我出生那年,外婆就得了糖尿病,在她身边时,她偶尔会从我手中抢水果吃,她说嘴太馋了,没忍住。2015年的夏天,外婆的两个小跟屁虫要离开她去北方读书了,临走前,我和弟弟被舅舅提着去医院给外婆说再见。我天生的“皮”劲儿,没有没岁月磨掉一点棱角。我讨厌和外婆说再见,不愿进病房看到已经瘦到只剩皮的她,就在门后挥挥手,“别想我啊,我很快就回来”我傲气地说。外婆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赶紧走,别恼我心”。

那时还没正式入秋,贵州的天已经冷得不行。母亲说,外婆这张能说的嘴,在我和弟弟出发之后就没再动过,被医院“劝退”时,外婆只说了“回家”。我再也没有外婆了,灵堂里的棺木怎么会躺着那个老太太啊,怎么就关上了呢?从躲在门后开始,外婆就成了我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回家的途中偶尔会恍惚,外婆已经煮好了饭在等着我回去念叨我为什么在放学路上玩到这么晚才回家,饭菜都凉了。外婆只在梦里叮嘱我,路上要小心,别大意了,早点回家,饭菜不等人。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